第426章:回京 作者:美人清扬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6-24
  •     待那些人走近,才发现众人抬的是一男一女,皆四十多岁的年纪,根本没有青芷姑娘。

        “噗!”

        “将军!”

        武云起将伞扔至一边,与暮云寒一起接住了因气急攻心吐血而晕过去的索怀修。

        “快回去,将军晕倒了。”

        众人未曾

        ....

        几日后,驿站之内,众将士大都主动的提出修缮工事,或是外出搜寻金苍余孽,都不愿待在城内,只因这些时日以来,将军自醒来便天天去河边坐着。

        一人一剑,剑穗低垂,丝带轻扬,无一不彰显悲凉与孤寂。

        “你说青丝带不会真的...死了吧?”众将士最担心的便是这个。

        “别胡说,若是死了,怎么会找不到尸体?”

        “若是在虚则炎手上,还不如死了呢?”

        “休要胡言。”

        “对了,昨日救下的那二人怎么突然消失了?”

        “不知道,可能是去找同伴了吧。”

        “哎,还好虚则炎没对他们下毒手。”

        “可不是吗?”

        “不过我们将军真是太可怜了,父亲自杀,尸体在几个月前被挂在城门之上,若是他人,早就疯了,纤尘虽为索家下人,但在将军府也有二十多年,也算忠心耿耿,到头来,落得个什么下场,定是弃尸荒野了。”

        “没见到尸体切不可妄自评论,他可能还活着呢。”

        “哎,难啊!”

        “听景书说,云前辈也...中毒身亡了。”

        “哎!”几声叹息过,徒留几朵白云静静的飘在空中,寂寥又孤单。

        “都没事干了是不是?”一声暴喝,众人吓的四散开来,武云起与暮云寒冷着脸走了过来。

        “老暮,你说青丝带一事该如何解决?”

        暮云寒看向端坐在河边日渐消瘦的背影坚定的说道:“我深信她还活着。”

        “真的?”武云起有些意外的看向他,“自你从密道回来后就似换了个人。”

        “因为有些事想开了,也看开了,更释然了。”

        “密道里发生了何事,你从来没有说过。”

        “连将军我都没有说,自不会告诉你。”

        武云起一噎,“喂,老暮,我们可是生死兄弟,连最难对付的南陌尘都被我们打败了,难道密道内的事不能跟我说吗?”

        暮云寒看他一眼说道:“金苍虽败,但南陌尘,虚长渊还有虚则炎不是还没有抓到吗?”

        “听将军说,霍非主动请缨去抓虚长渊,老暮,你觉得这事靠谱吗?”

        “有何不可,霍非若想要霍家在商麟有立足之地,便只能通过立功来消除皇上等人心中的担忧。”

        暮云寒轻叹一声,继续道:“再者说了,霍非跟在虚长渊身边数十年,定是对他特别了解,所以我想,不出一个月,霍非定能将虚长渊抓回来。”

        武云起点头,“你说得也不无道理,哎,最难缠的要数南陌尘了,若非上次围攻金苍之时,有你带来的几千人,我们怎么可能会险胜?”

        “这也是我与将军之间商议过的,那两千多人里有一百多人是原来慕名杏林院之人,这也多亏了...青芷姑娘。”

        “青丝带?”

        “对,我经过乐安城时,寻不遇本是给了我一百多人,但当时我们二人在街上谈起了青芷姑娘,我与他说,青芷姑娘一切平安...”

        想起来似是有些好笑,便见不怎么笑过的暮云寒笑了,看向武云起说道:“当时大街上的百姓都静静的听着,直到我说了青芷姑娘平安之后,那些人便鼓起了掌。”

        武云起心中有些触动,眼睛竟有些酸涩,“当年若非青丝带,也没有今日的乐安城。”

        “是啊,所以当时百姓自发的组织了一支百人的军队,有的是屠夫,有的是裁缝,还有的是护院,大部分都有些武功傍身。”

        “不知不觉的,再加上一些旅途中被青芷姑娘还有景书救过的人也自愿的加入了进来。”

        “最后竟有一千多人愿为国分忧,所以我将此事告诉了将军。”

        武云起恍然大悟道:“怪不得南陌尘派人说出青丝带已死时,将军不为所动,原来将军早就知晓了青丝还活着,真好。”

        他拍了拍暮云寒的肩膀说道:“老暮,这次你功不可没。”

        “没有众将士,金苍也不会被灭。”

        武云起罕见的长叹一声,背起手说道:“老暮,还好我们胜了,不然对不起商麟百姓,也对不起青丝带...”

        暮云寒点头,心中有些酸涩,“希望青芷姑娘能平安归来。”

        “会的,老暮,你知道吗,这半年多来,我总觉得像是在做梦,一切都是那么的不真实。”

        暮云寒不解的看向他,问道:“从你嘴里说出这话,还有些别扭。”

        “嘿嘿!”他挠了挠头说道:“这不是年纪大了,总喜欢感伤一些人和事吗?”

        “哎,我就觉得上天对将军不公,他的亲人皆离他而去,索北战虽然失踪,但与苏阳一起消失,我怎么觉得他凶多吉少呢。”

        “他二人恩恩怨怨就由他二人抉择吧。”暮云寒轻叹一声说道。

        “每天还在派人找青丝带吗?”

        “是的,总是要...活见人,死见尸...”

        武云起没有再接话,是啊,早年的恩恩怨怨也是时候解决了。

        第十日,没有消息。

        半月后,仍旧无音讯。

        三个月后,本该回京复命,他却仍端坐在河边等一人归来。

        “将军,圣旨不得不从,明日便启程回京吧。”悬未缺递给他一坛酒说道。

        咕嘟——

        几口下去,一坛酒已经见底。

        “我会留在这里等,直到有师妹的消息。”

        索怀修看着清澈的河水,波光粼粼中似是又看到了那抹娇小的身影朝自己走过来,仍旧如在万里院里见到的那般,笑得如杏花一样灿烂。

        “将军,将军?”悬未缺心下一惊,不知他为何会看着河面笑了。

        “我已安排暮云寒与武云起,他们二人明日便会启程...”说着便起身离去。

        “将军...”悬未缺起身看向他的背影,“不可,你好不容易立此大功,若是不回去,皇上会怎么想?朝廷中人会如何想?”

        “金苍已灭,对我来说,有无实权,已不再重要。”说着,便见他转过身看向悬未缺,后者一愣,只因看到了他眼中的那抹绝望之色。

        “还有,眼下,除了性命,我还有什么能失去的?”

        暖风起,吹扬起他头顶的青色丝带,卷起了剑柄上的平安剑穗,而他凄凉的话语夹杂着微风却飘至半空,碎成阳光里的点点忧伤,温不了身,暖不进心。

        “将军....”悬未缺心口一痛,这么多年来,无论多难,他都未曾感觉到如此无力,而此刻,却觉力不从心,很累,很累。

        “师妹,你到底在哪里?”

        “你可知索怀修为了你要失去什么,正遭受什么?”

        “未缺...”此时赫连双走了过来。

        “双儿,你怎么出来了?”

        “该吃饭了。”

        “好”

        “刚才索怀修...”

        “如往常一般,走吧。”

        赫连双偷偷的看他一眼,他虽面带笑容,却不达眼底。

        “未缺,青芷会找到的。”

        “嗯,会的。”紧了紧她的手答道。

        暮色中,暖黄色的光洒在二人的身上,城外的那棵枯树上又迎来了数百只乌鸦,黑压压的一片,或依偎,或形单影只,或成群结对,无不彰显此处的繁华。

        是夜,索怀修坐在房间中,手中是平安剑穗,桌上是她留下的药箱。

        “芷儿,你在哪里?”

        “你忘了吗,这个药箱是你师父留给你的,你怎么舍得将它放在这里?”

        他缓缓打开,一层一层的看着,似是每一层都有她的气息。

        看到最下层的时候,他微顿,拿出最底层的一沓纸张。

        “这是...”看到图纸后,他眼眸微缩,猛地站了起来。

        灯火通明处,武云起与暮云寒二人听着索怀修的安排,还有众人收拾东西的身影。

        悬未缺听到消息,有些激动的跑了过来。

        “好了,你们二人便守在这里,若是发现南陌尘等人的行迹,切记先不要打草惊蛇,一定要一网打尽。”

        “是”暮云寒与武云起颔首答道。

        “好了,其他的你按照我方才说的去准备。”

        “是,那末将告退。”

        “嗯”

        等武云起二人离开,等在门外的悬未缺才走了进去。

        “听说你准备明日回京?”

        “看看这个,你就明白我为何会改变主意了。”

        “好”悬未缺接过,看过后竟红了眼眶。

        “当初师妹与我说过药箱中有她的心愿,我未曾在意,没想到她的心愿竟是这个...”

        “你去收拾一下,明日随我回京。”

        “好”

        “赫连双会留在这里一段时间。”索怀修抬头看他一眼说道。

        “我知道,待天下太平,她会回去的。”

        “好”

        次日一早,众人将他们送至城门外。

        “将军,一路保重。末将定会将金苍余孽一并抓来...”

        “定要将他们连根拔除。”武云起嘿嘿一笑说道。

        “好”

        “出发!”

        浩浩荡荡,近千人离开了雁凌关,留下五千人守城。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