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婚后被大佬惯坏了》-> 709 想玩我奉陪,拉上“肖姐姐”一起玩?
709 想玩我奉陪,拉上“肖姐姐”一起玩? 作者:月初姣姣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6-24
  •     年后就已立春,只是京城的2月天,凛风如苍刀,吹面刺骨凉。

        俱乐部在郊区,周围无高大建筑遮蔽,更添几分凛冽严寒之色,此时坐在驾驶位的“肖小姐”透过后视镜,

        身为司家人,她素来也不怕事,只是关涉到江承嗣,又不清楚这群人想做什么,面露焦急之色,转头看向江承嗣,“四爷……”

        目光相撞,他居然还在笑。

        “怎么了?”江承嗣把玩着手机,偏头打量她。

        “他们是某个俱乐部、车队的?想做什么?”几辆车外侧有统一的漆色logo,不难看出隶属一个车队。

        “没什么。”

        “要不要下去?”这人都要到了,总不能坐在车里吧,她下意识伸手准备解开安全带,毫无准备的,手背忽然被人按住——

        他的手宽厚有力,手心温烫,按着她,不让她乱动。

        “四爷?”她本能要把手抽出来,不曾想江承嗣猝然用力,抓住了她的手。

        力道不到,刚好无法让她挣脱。

        “害怕吗?”江承嗣促狭看着她。

        他一直在社会上混,尤其是经营酒吧,三教九流的人都见过,对于这种事,倒是波澜不惊,只是眼神平静得看着她。

        她此时的注意力都在两个人紧握的手指上,压根忘了回答。

        开车的时候,小心隐藏着自己,她整个人绷得紧,手心难免燥热,此时被他一握,整个手都开始隐隐发烫。

        江承嗣感觉到她的手在发烫,又见她方才焦急的神色,以为她很害怕,又瞧着那群人越来越近,忽得抬手,揉了下她的发顶……

        她身子僵直,忘了反应,只感觉那只温热的手,拂过她的发顶。

        温柔的,灼热的……

        燥燥不安的。

        “别怕,在车里等我。”江承嗣说完,居然直接拔了钥匙,推开副驾车门走了出去。

        “嘭——”关门声,伴随着“吧嗒——”中控锁的声音,才让她恍然回身,江承嗣居然……

        把她锁在车里了!

        她皱着眉,他在搞什么啊?

        而此时这群人虽然来了,可罗助理带着一群教练员、保安还有部分工作人员也到了,若是轮人数,自己的地盘,江承嗣肯定不会输。

        江承嗣推门下车,依靠在车边,正在玩手机,敛着眉,只是抬眼,睨了眼已经走到面前的一群人。

        嘴角勾着抹笑,颇为邪祟。

        “耿东,你想做什么?”

        而此时坐在驾驶位的“肖小姐”透过车窗才注意到,这群人里,居然还有个熟悉的身影,就是那个曾经在河西飙车,输给她的那位Kelly。

        “四爷,玩一场吧。”名叫耿东的男人,头发剪得精短,颇为自傲。

        “罗助理,他就是耿东?”工作人员低声询问。

        罗助理点头,圈子里的人都认识耿东,技术非常好的,家里有点小钱,曾经还在国外某个顶级俱乐部待过,只是恃才傲物,在俱乐部打架,被开除了……

        他与江承嗣一直都是王不见王状态。

        他算是在京城,最早组织俱乐部和车队的人,江承嗣则是属于闲散打野人员,似乎一直游离在职业圈外。

        江承嗣很少参加所谓的正规比赛,就算是比赛,也是偷摸跑去国外,绝不敢在国内浪荡,他家老太太真的会打断他的腿,所以他在京城的成绩和名声大部分是野外飙车得来的。

        正规车手,正规俱乐部车队,是不会让车手参加什么野场子的赛车活动,所以同属一个圈子,大抵也有层次之分。

        现在江承嗣组建了俱乐部,“业余”来抢饭碗,这群人自然想过来看看他到底有几分本事。

        专业的,觉得江承嗣“业余”,偏又占尽了风头,谁不想杀他锐气!

        耿东瞧见江承嗣正低头玩手机,略微皱眉。

        “江承嗣,你特么是不是怂了,今天我可是带了车队里最顶级的人过来了,够给面子——”

        “你要是认输,老子立马带人离开。”

        “玩不起就别开俱乐部,逐渐什么车队啊。”

        ……

        那人会因为大家被国外俱乐部开除,可见是个火爆脾气,瞧他居然一直盯着手机,正眼不看自己,自然气急败坏。

        张牙舞爪的模样,恨不能要吃了他,气氛陡然变得严肃起来。

        “嘘——”江承嗣皱眉。

        “你……”耿东刚一开口,紧张压抑的气氛之下,忽然传来一阵懊丧机械的女声……

        【您输了,再来一局吧,再接再厉!】

        耿东此时余光已瞥见他的手机屏幕!

        我特么这么认真,带着这么多人,拉着我们车队最顶级的组合配置陪你玩——

        你居然在玩手机,还是下象棋?

        耿东原本气势如虹,被他这举动气得一口气卡在嗓子眼,脸都涨红了!

        周围人都觉得,他可能会被生生气得背过气去。

        而江承嗣又说了句更气人的话:

        “你太吵了,害我分心,输了一盘棋。”

        耿东嘴唇气得发颤!

        也太特么欺负人了!

        “敢不敢玩?”耿东咬牙,“你要是认输,认怂,我立马带人离开。”

        “你说让我陪你玩,我就一定要答应?你以为你是谁啊?”江承嗣素来乖张,明知对方脾气火爆,说完这些,还非得狂妄的补充了一句:

        “你配吗?”

        耿东本就被他挑起了怒火,此时被他一激,冷笑着,“你给我等着!”

        他说着,转身往后走。

        “东哥?”随他来得一群人,不明所以。

        “四爷?”罗助理走过去,“这耿东脾气不好,您何必要挑衅他。”

        “挑衅他?”江承嗣轻哂,“他脾气不好……”

        “我的脾气就很好?”

        “你看我给过谁面子?以为圈子里的人把他当大神,就真的把自己当个人物了。”

        罗助理低咳着,“不过他公开比赛,从未输过!”

        “是吗?”江承嗣笑着,“最近来俱乐部搞事的,不止他这一波人,那就拿他开刀……”

        “杀鸡儆猴好了。”

        ……

        罗助理咬了咬牙,两人从未公开比过,他心底还有些担心,主要是这耿东脾气实在太差,四爷又一再挑衅他,他很怕两人会打起来。

        这边又没人能在江承嗣跟前说上话,劝他两句,他思忖着,阮梦西与祁则衍已经离京,俱乐部股东,能在他面前说上话的,他还有配资开户 方式的,也只有江锦上了。

        他并不清楚,江锦上也不在京城,就给他打了个电话。

        江锦上此时正陪着唐菀在看冰雕展,接起电话喂了声。

        “五爷,抱歉,打扰您了。”

        “没关系,俱乐部出什么事了。”

        罗助理感慨,他给江承嗣打电话,他只会让自己赶紧说话,说完滚蛋,江五爷就温声细语的,同样是兄弟,怎么差别这么大!

        他把事情简单说了下,就是希望江锦上能劝一下江承嗣。

        “就这个?”江锦上挑眉。

        “五爷,您看该怎么办?”

        三个股东,在他看来,四爷是个异类,祁少……最近是个恋爱脑,只有五爷靠得住。

        结果江锦上只说了三个字:

        “让他玩。”

        罗助理懵逼了,“这会玩出事的。”

        江锦上轻笑,“就是玩出火也正常,你跟着他时间久了,就会习惯了。”

        习惯?

        罗助理崩溃,而此时耳边传来引擎的轰鸣声,他才急急挂了电话,看向赛车场。

        那个耿东转身离开,并不是驱车要走,而是上车后,直接把车子开到了起始位……

        四圈赛道……

        直接破了俱乐部的赛车记录,将自己刷到了第一!

        压过来不知名的车手,还有江承嗣!

        ……

        江承嗣看着耿东的名字,压到了这“肖小姐”头上,有点不爽了!

        几个意思?

        这丫的也配压在她上面。

        几圈下来,耿东的车子稳稳停在了江承嗣面前,拉开车门,看着他。

        “江四爷,我现在配吗?”

        在别人家俱乐部的榜单上屠榜,这行为已和挑衅宣战没两样。

        若是来玩的人,破了江承嗣的记录,没什么大碍,只是其他俱乐部的人,占据了这个记录的榜单,那性质就完全不同了。

        “四爷,您若是认怂,那我立马就走,绝不在这里耽搁……”他的视线从江承嗣依靠的车前走过,打量着车内的人,“情人节,带小姑娘来玩车啊。”

        “长得还挺漂亮,都说江四爷在圈子里出淤泥而不染,原来也是好这口啊,这姑娘长得还挺带劲。”

        “难怪不想跟我比赛,是怕在女人面前丢面子吧,哈哈——”

        ……

        男人放肆得笑着,连同跟着他过来的人,一并起哄。

        “你特么在说什么!”江承嗣还没发作,俱乐部的其他工作人员就受不了了,“这里不是你们的地盘,想撒野也搞错地方了吧。”

        “怂了就是怂了,说什么屁话。”耿东那边的人也叫嚣起来。

        “你说谁怂了!”

        “谁特么不敢说话,说得就是谁,是吧,江四爷。”

        “想比赛,我陪你啊。”俱乐部也有其他会玩车的。

        耿东轻哼着,“你配吗?你谁啊!”

        “你说什么——”

        双方从口头叫嚣,几番挑衅,已经差点升级到暴力对抗,整个赛车场的气氛瞬时呈烈火烹油之势,好似一点点火星,就瞬时能窜起漫天野火般。

        而“肖小姐”坐在车里,眼看着火力升级,可她被锁住,完全插不上话,只能干着急。

        尤其是那个叫耿东的,就站在挡风玻璃前,一直在看她,那眼神让她极不舒服。

        就在此时,江承嗣忽然出现在他面前,没作声,直接抬手,将那个耿东往后一推。

        众人见他动了手,气氛又变得剑拔弩张起来。

        “江承嗣,你……”

        “看什么玩意儿?”江承嗣直接半坐在引擎盖上,“为了激我和你比赛,拿女人说事儿,一个大老爷们儿,脏不脏。”

        “你……”

        “说吧,怎么玩?”江承嗣挑眉睨着他。

        耿东今天带了一群人过来,肯定也想让他俱乐部里的人,也试试手,难得江承嗣答应,只玩一局,那就可惜了……

        “三局两胜,各自选人。”

        “四爷?”罗经理皱眉,他们俱乐部,此时车手都不在,只有教练,可教练会教,不代表赛车就好。

        三局两胜,除了江承嗣,没有其他人可选,对面可都是专业车手啊。

        不曾想,江承嗣居然直接点头同意了。

        “可以。”

        耿东那伙人已经开始亢奋了,商量该由谁出场,甚至制定了出场次序。

        ……

        “四爷。”罗助理皱眉,“我们这边没有人啊。”

        “谁说没有。”江承嗣转身,指了指车内。

        坐在驾驶位的“肖小姐”能听到外面的对话,可她没想过,江承嗣忽然会让自己去比赛!

        他疯了——

        而此时所有人都觉得他疯了。

        江承嗣解开车子的锁,敲了敲车窗,车窗徐徐降下的时候,她皱着眉:“四爷,您是要让我去比赛?”

        他双手搭在车上,略微躬身,整个人就凑到了车窗边,两人的距离倒是瞬时拉得很近。

        呼吸落在她脸上,他低笑着说了句:

        “你会让我输吗?”

        不让他输,那自己的马甲就真的捂不住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