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锦冠天下》-> 第一百八十四章多
第一百八十四章多 作者:玲珑秀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6-24
  •     乔兆拾一行人回客栈的时候,他们出城去爬山,还借了两个背篓的事情,镖队的人差不多都知道了,大家笑等着

        乔云然的背篓里面是空的,乔山的背篓里面装了少许喂马的草料,然后就没有了。

        镖师们瞧着他们四人满身的灰尘,他们实在忍俊不禁的大笑了起来,一个个笑着说:“早上出城,晚上回,只能够爬一爬距离城里最近的山,那山里面就是有宝,也给本地人早采了。”

        乔云然和乔山交换一下眼神,两人直接把背篓送还给店家,至于马草则是先放置一边,明天早起后再拿出来晒成干草。

        乔云然和乔山两人各自回了房,两人洗浴过后再出了房间,又在楼道上遇见。

        乔云然是好奇凌花朵这个时辰还不在房间里面,而乔山则是想要下楼听一听大人们的闲话。

        乔山低声跟乔云然说:“姐姐,我觉得苏城这个地方夏天一定很热,我现在就觉得房间里面很热。”

        乔云然瞧着乔山微微的笑了起来,说:“我们过几天就会离了苏城,我们一定享受不到苏城最热火的日子。”

        乔山透了一口气,说:“姐姐,我有些想家了,你想吗?”

        乔云然轻轻的点了点头说:“想,可是我只要想到回了家,我只能够待在家里面,我还是喜欢现在的日子,每一天好象都有事情可以做。”

        乔山听乔云然的话,他想一想戴氏的性情,乔云然回家后,戴氏肯定不会许乔云然随意进出院子门。

        乔山轻轻的点了点头,他低声说:“叔叔要是一直在外面,你就跟花朵姐姐学习,你可以一直陪着叔叔在外面长见识。”

        乔云然瞧着乔山微微的笑了起来,她低声说:“我爹这一次说了,只要局势稍稍的平稳下来,他就无心在外面继续奔波荒了学业。”

        乔山瞧着乔云然微微的笑了起来,他们在扬城的时候,已经听说王爷有望今年底或者明年初在京城登上宝座,如果是这般的情形,天下太平的日子应该就会来了。

        乔山下楼去了厅里,乔云然去了凌镖头房间,她在房间门外轻拍门,问:“凌叔,花朵兄,在你这里吗?”

        房门很快由里面打开了,凌花朵头发微微的散乱一些,她瞧着乔云然叹气道:“你凌叔不在房间,你花朵兄已经败得差不多了。”

        乔云然瞧了瞧房间里面,那桌面上摆放了许多的帐本,她略有些惊讶跟凌花朵说:“花朵姐姐,凌叔这一路上带了这么的帐本在身上?”

        凌花朵瞧着乔云然面上的惊讶神情,她哭笑不得的轻点头说:“我爹跟我说,这几日要把旧年的镖队的帐本理一理后,然后交由总镖头带回去存放起来。”

        乔云然往后退了两步,说:“花朵兄,你赶紧做事,我不打扰你了。”

        乔云然转身很快的走了,凌花朵把散下来的头发往头上一抹,说:“然儿,我又没有请你帮忙做事,你跑这么快做什么。”

        乔云然背着手摇了摇,说:“花朵兄,我想起我还有事情要做,我赶紧去做一做,就不互相耽误了。”

        乔云然回到房间后,她轻叹了一声,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她把房间里面的烛火点亮了起来,她要看一看简单的医书。

        姜大夫不在镖队后,镖队里的人真有事情,也只有她和凌花朵能够处理,自从凌镖头透出这个意思后,乔云然就把姜大夫送她的医书翻出来用心的看了起来。

        乔云然自然知道就这样的翻一本医书,她还是做不了大夫,而且乔云然发现她没有当大夫的天分,她就是用心的学习着,她也只不过知道一些简表的问题。

        姜大夫跟凌花朵和乔云然说过,他正式给人看病,他跟在师傅身边苦学了足足的六年药理知识,从分药草背药方开始到炮制药草,再跟在师傅身边学习诊治病情。

        凌花朵过后跟乔云然说:“然儿,我是当不了大夫,我不喜欢天天背药方和分辩药草的日子。”

        乔云然赞同的点了点头说:“花朵姐姐,我喜欢辨认药草,但是我不喜欢背药方,当大夫的人,一定是要有大爱的人。”

        夜,深了,楼下的人渐渐的回了房间,凌花朵一脸疲倦神情进了房间,乔云然帮着她准备了热水,她沐浴后,她一脸苦色跟乔云然说:“我以后绝对不当管帐的人。”

        乔云然听凌花朵的话,她略有些同情神情轻点头说:“好,花朵姐姐以后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这一夜,凌花朵没有象往日那样的会说好一会的话,她只是显得很累的样子跟乔云然说:“然儿,我头有些痛,我睡了。”

        乔云然有些担心的想床摸了摸她的额头,凌花朵笑着跟乔云然说:“然儿,不是生病的头痛,而是别外一种心累的头痛。”

        乔云然安心下来,她回去睡下去后,就听到凌花朵入睡的呼吸声音,她很快的跟着睡熟。

        第二天,乔云然醒来仔细的瞧了瞧凌花朵面上的神情,她的心里面放松了许多。

        凌花朵一脸斗志跟乔云然说:“然儿,我这两天把那些帐本仔细的盘查过后,我们就一起去苏城最有名饭店吃饭,我请客,你记得要叫上乔山,可好?”

        乔云然微微的笑了起来,说:“花朵姐姐,我和山儿都不急,你这两天好好做事吧。”

        凌花朵瞧着乔云然问:“然儿,你这是不相信我的本事?我可是你爹教出来的学生,名师出高徒,你不相信我,你也应该相信你爹。”

        乔云然瞧着凌花朵笑着轻摇头说:“花朵姐姐,我爹说了,他那几天只不过有闲心,跟大家说一说有关帐目的基础知识,还算不上给人当了一回师傅。”

        这年代师徒关系相当于父与子的关系,姜大夫不愿意担师傅的名声,乔兆拾自然更加不会担负这种师傅的虚名。

        凌花朵听乔云然的话,她轻轻的点头说:“我明白的,我的资质不够,所以也没有人愿意当我的师傅。”

        乔云然瞧一瞧凌花朵面上没有多在意的神情,她笑着说:“花朵姐姐,你赶紧去做事了,你要是再和我说下去,我担心你又要多做半天的事情。”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