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穿越架空-> 《这个穿越有点俗》-> 第一百四十一章 凶手出现
第一百四十一章 凶手出现 作者:包小蕾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6-24
  •     “他们也极为

        他似是暗暗叹了口气,幽幽道:“小姑娘,谢谢你!我这个父亲确实不配做父亲,但作为一族之长,我必须站在全族的利益上考虑,必须以大局为重。”

        接下来他看郝颖儿的眼神让她不自觉地退后了两步,她看不懂,却隐隐觉得害怕。

        “我想你来不单单是为了对我说方才那番话吧?明晨我便会安排沅长老带你去取青龙玄帝灯的第二根灯芯。”秦峯道,“到时候还希望借你之力恢复夕儿所折损的寿元。”

        “放心吧族长,雨夕是为了救我才变成这样,这本就是我应该做的。”郝颖儿顿了顿,“晚辈还有一事……”

        “请说。”秦峯道。

        “配资公司 族长夫人,可有何晚辈能帮得上忙的?”郝颖儿问道。

        秦峯又恢复了先前的冷淡,“此乃我们家的私事,与你无关。”

        见他态度如此,且方才试探了一番,她在秦族人心中的分量恐怕有待考究,且茗洙的事牵扯到青龙玄帝灯被盗,时隔三年,早已不知从何查起。夸什么海口说什么向三位长老求情,这话她怕是真的说不上了。

        出了大殿的郝颖儿见到秦雨夕,心情格外沉重。

        “对不起雨夕,你母亲的事,我恐怕帮不上了。”

        “没事,你不用自责,这本就不关你的事。”秦雨夕道。

        这日夜里,郝颖儿辗转难眠,想到她当时答应秦炙帮他母亲求情时他脸上的希望,她就心里难受。

        一直以来她都高看了自己。

        忽然,她听到隔壁开门的声音,掀开被子下了地,打开窗子瞧了瞧,就见昏暗的夜色中,髯止正站在门口往屋顶上望着什么。

        “髯大哥,怎么了?”

        髯止往这边看了眼,“没事。”

        说罢,又原地杵了会儿后进了屋子。只是郝颖儿的窗户还没关上,髯止的门再次打开了,对她说了句“待在屋里别出来”便追着屋顶上忽然闪现的影子去了。

        郝颖儿在窗边惊立了会儿,立刻便关紧了窗,左思右想着是不是那个嗜血的凶手又出现了。

        正怦怦心跳着,门忽然被一股大风撞开!

        她怵然回头,就见室内的地上正伏着一个黑漆漆的影子,一对绿森森的眼睛在阴冷的月光下散发出诡异的幽灵般的光芒。

        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郝颖儿屏住呼吸,只觉得心脏就快要从嗓子眼儿里跳出来。

        她边后退边心想:髯大哥这个武林高手是认真的吗?怎么追来追去还把凶手给追到她屋子里面来了?

        那东西喘着粗沉的气息,扭动身躯,缓缓地妖孽般从地上站起,眨眼间朝她扑将过来!

        郝颖儿慌乱地抓起桌上的水壶杯子用力砸过去,一一被那东西给避开了。

        月光从窗纸外透进来,一只庞大的影子铺天盖地般扑向郝颖儿,一只手紧紧锁住了她的喉咙,她的身体狠狠撞在了墙上,后脑勺都跟着发疼。

        郝颖儿觉得自己就要窒息了,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可对方已经张开了血盆大口,朝她的脖子咬过来!

        她也伸手掐住对方的脖子,仿若临死前的回光返照,心脏骤然紧缩,仿佛有什么要破开她的身体冲刺出来。

        一声音色浑浊的惨叫,郝颖儿的喉咙被松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她顺了口气,跑到门口看了眼那东西仓皇而逃的方向,从地上捡起一枚它落下的铜钱一样的东西,提上自己的腰包便立即追了出去。

        她借着月光跑出了族长府,朝着那东西飞走的方向寻找着,一路上寂静无人。

        出了居民区,就见一个影子在从空地上往后跑了。

        她边走边捋着方才发生的事,方才的感觉……跟那日在大海上体内爆发那股神秘力量时一模一样,这股力量似乎每次在她危难之时都会迸发。

        走过一片空地,前面出现了一条被大片石山夹在中央的小径,石山旁黑漆漆地是另一座小山,可见上山的弯弯曲曲的白色小路,模模糊糊还能望见半山腰上的一座亭子。

        这里只有两条路,于是她选择了石山间的小径,提高了警惕往里走去。

        到现在她已经可以确定攻击她的不是什么野兽,那确实就是一个人,只是当时屋子里太暗,如果月光再亮一点,她一定能看清对方的长相。

        小路尽头已不再有石山,是一小片寸草不生的黑土地,然后是一片硕大的死水湖,中央有陆地,陆地连着山。

        从在这边的黑土地到湖中的地面上连着一座竹桥,竹桥的尽头站着一个影子。

        郝颖儿看了眼自己身边的一块小石碑,依稀可认出上面所刻的“禁地”二字。

        再抬起头来时,竹桥那边的影子早已不见。

        郝颖儿心中一紧,这便是秦族的禁地?可秦炙他们的母亲不也在禁地吗?她也是个女人,而且雨夕说昨日一上午她母亲都没从禁地的小山洞里出来,该不会是……

        一想到这里她便要转身去找他们,可是转念一想,秦族人将茗洙关进来任其自生自灭,已是看在族长秦峯的面上给了她最大的宽恕,即便她真的死了,秦峯他们又能被允许踏足去看一眼吗?说不定还得招来三位长老一起开个会什么的。

        不如她先进去替秦炙他们看看,反正这些秦族人虽不像敬神女一般敬她,但介于他们身上所背负的诅咒,至少不会惩治她。

        她看了眼竹桥前的黑土地,想到先前秦雨夕对她说过的泽长老在禁地前布了阵,便从腰包里取出那只闽蛾指环戴上,一步步朝桥上走去。

        安然无恙地走过了竹桥,郝颖儿心中有些暗喜,矢纶给的这个闽蛾指环果然名不虚传,什么法阵,完全不知长什么样子。

        上了湖中央的地面她才发现,这里的地面居然有被开垦过的痕迹,上面还种了些什么种子,生出一片片绿油油的嫩苗来。

        顶点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